追蹤
小小書房|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關於部落格

手工創意課│寫作‧塔羅‧兒童畫畫班│小小拍賣│遠距訂書│
店內活動│
文學讀書會│書友會‧課程│
CD│ 創意商品 │
E-mail│
RSS

var sc_project=1600801;
var sc_invisible=1;
var sc_partition=15;
var sc_security="3839d519";

  • 971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新年。小小書房之三貓三願

31號當天下午來了一個好一陣子沒有出現的熟客,窩心的留下了他準備的跨年交換禮物,面帶難色的說著晚上還有工作,也許無法到場同歡了,我心裡只有說不出的溫暖;晚上八點多得知目前畫作還掛在小小的插畫家Fish也來留下了他的禮物,陷在一堆魷魚和蔥蒜之間的我,來不及浮現任何溫情,心裡想的是:「Fish來過了,所以顯然我只有幼稚園程度的跨年報到處圖解立牌也被他看見了」以及「為什麼我的客家小炒魷魚口感就是跟我媽炒的不一樣?」

時間愈晚,出現的人愈多,最後我們一共有15份交換禮物、滿桌的食物和酒還有13個人一起渡過了2008年的最後一夜,其中也包括被硬拉進來受到氣氛感染而加入跨年行列的Y,正因為Y在場聽到了小符想要養貓的新年新希望,使小符在新年的第二天以驚人的效率成為2009年最沒有目標的新手貓奴。

生命總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轉彎,就走吧!我深信這一桌的心願終將在不同旅途中實現。

文/沙貓貓

為了這篇文章,我特地去信箱撈信。人的記憶多麼不可靠。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初衷,期許,經常在時光裡被磨損、打薄、變形,終至只剩一個輪廓,從生命淡出,遺忘。書,看起來像是要記憶時光,然而,遇到這本書之後,我才知道,我們多麼輕忽它們:書,或者記憶,或者時光,whatever。

簡單來說,我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小小有了越南四方報。一開始不過覺得:啊就是一份報紙咩。接著,每個月的某幾天,附近或者來自附近的南洋姊妹們走進小小,用極重的口音問:「有妹有四放報?」一人有時多拿好幾份,晚來的就只能苦著臉離開。「有妹有四放報?」開始成為我們的大事。這一份被我嫌中文太少的報紙,在舊小小簡直比破報還搶手(呃,不要打我)。偶爾有雇主們來替他們的幫傭訂報,一份20元,一年240元。240元台幣,你可以花多久?可能是你三餐的飯錢,卻是他們一整年療癒鄉愁,知道這世界還發生些什麼事情的依靠。

後來,四方報的正哥說要寄售四方報紀念合訂本,好大好大一本,定價600元(實際上也是賣600元)。600元那麼大一本書,大紅色燙金字,還是報紙合訂版,要是中文版我實在不知道要去賣給誰。不過,那本《英雄》,竟然就像大鯨魚一樣,一本一本從小小游了出去。就剩那麼一兩本的時候,有天下午接到電話,口音很重的女生問「有妹有硬雄」,我馬上說,紅色的很大一本嗎?對!對!有,有。然後過沒多久,一個騎著腳踏車的漂亮女人走了進來,很小心地抱著那本超厚的報紙書(我上一次看到那麼厚重的書是Man Ray的攝影集了),坐在小小書區的桌子前面,攤得大大的,一頁,一頁,又一頁,仔細地看,看了好久,好久,然後,小心地闔起來,很幸福的說:我要帶回去慢慢看。

那是《英雄》,一本我現在還看不懂,但我希望,未來的我會懂的大書。

文/小符

2008年九月,因為連串的假日風颱,聽說全台的月營業額紛紛跌至新低。

在頂溪捷運站旁有一條巷子,巷內除了熱鬧的市場,還有一間聽說蠻靈的太上老君廟。廟旁有一間經營了好幾年的豆花店,雖然不知道是否因為颱風太多所以決定收掉,鐵門上大大的紅色租字已貼在那裡。

某天,沙貓突然跟我們說起這件事,當時我並未意識到,啊,要搬家?直到確定要搬,一連串忙碌的準備工作,我才真想到,這間竹林路的小小,承載了許多人共同回憶的竹林小小,真的要結束了。

雖然跟其他連鎖或大型書店比起來我們家不算大,但扣除為數眾多卻無法出力的貓口,想到要處理這一櫃櫃的書,還是有點給他膽顫心驚。剛開始只是緩緩的一箱箱慢慢包,但跟搬家公司預定的時間慢慢逼近,壓力也漸漸大了起來。幸好,知道小小要搬家,很多朋友自願來幫忙。儘管有的人每天只能來一下子,但那短短的一兩個小時,仍然令我們倍感溫暖。

當我們將一箱箱的書搬到還沒有什麼裝潢的新址時,大家共同的想法是,嗯,看來跟之前的小小會有很大的差異。但新址的混亂期只短短三天。經過沙貓跟瓜瓜的巧手,整理起來的新小小,讓人驚豔。小小真的搬家了,僅管有時坐在櫃台,我還是會偷偷懷念著竹林小小的隱蔽性與淡淡的溫度,但看著現在的新店面,還是忍不住偷笑,新的開始已經來了,我們繼續努力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