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小書房|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關於部落格

手工創意課│寫作‧塔羅‧兒童畫畫班│小小拍賣│遠距訂書│
店內活動│
文學讀書會│書友會‧課程│
CD│ 創意商品 │
E-mail│
RSS

var sc_project=1600801;
var sc_invisible=1;
var sc_partition=15;
var sc_security="3839d519";

  • 971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8.23(六)來聽你的榆鈞,我們的榆鈞唱歌——“Yujun & Sitar Yo Demo”創作發表會

後來的第三四五六七八九……次,我見識到了各種不同的榆鈞,喧囂的靈巧的失控的撒嬌的混亂的溫暖的疲憊的傻大姐的寂寞的……,這些榆鈞的共通點是某根筋一跳就開始哼起了歌──開心的時候欲罷不能,嚷著開放小小書區讓她開演唱會,她要唱整個下午;不開心的時候帶著滿身的落寞在心裡唱著,不擾人也謝絕打擾。

她的音樂就像她的人一樣,直率、真誠、有著很多不同的可能性,可以富含爆發力,也能細膩或輕靈透明,她唱起歌的時候裡面的那個靈魂總是奮力燃燒著,努力發光,流露出一種溫暖的愛。不知道為什麼,聽著榆鈞唱歌,我總是有點不捨,心疼她愛得那麼用力。

今年夏天,榆鈞帶了一位新朋友Yo和他們一起合作的第一張demo(他們非常謙虛的取名demo,以此為起點),這張demo滿滿的是榆鈞和Yo的心意,除了創作的理念和熱情,更藉由全手工的製作過程,希望讓每個拿到CD的你/妳感受到溫度。另外,關於新朋友Yo,他的全名是:Ryohei Kanemistu金光亮平,在2001年流浪到印度期間開始學習古老的西塔琴,「2004年進入印度Visva-Bharati大學音樂系,主修北印度古典西塔琴樂曲。」「自2005始便開始在印度各地演奏。」2008年,他們要一起來到小小,用音樂為暑假的尾巴畫上彩虹,如果你想更深入認識他們,請效法我在得知新片出爐的第一時間搶先報名的精神(根本也還沒跟人家確認意願和時間,哈哈),現在就寄信來小小吧!

這是發發的榆鈞

榆鈞是我的室友。(進行式)

和她第一次見面就是在小小,她剛剃光頭的那幾天,我劈頭就問她幹嘛剃光頭,她說沒什麼。

我可以理解,即便跟再熟識的人,說的答案也不見得是初衷。所以收班的時候她在吧台我聊天,我們胡言亂語一見如故,第一次見面就一起哼最喜歡的歌,聊印度有多麼討人喜歡,隨便說什麼樂團都一拍即合,我們百般無聊賴,瞬間變成好朋友。

我對自己能夠輕易地在人群中分辨出誰是新禮物的能力一直感到驕傲。

那時候,我不曉得這傢伙是第一屆詩歌節的首獎,不曉得夏宇曾親口對她說:妳隨時可以把我的詩譜上曲子,也不曉得她聲音的穿透力如此驚人,不曉得她做的音樂的厚度和情感。

我們很快的就成為真的朋友,不是萍水相逢的那種,看表演聊電影趕趕音樂祭,連她不小心撿到的小貓都和我的小貓超級合得來,我自私的在西藏旅行之前邀請她來跟我同居,說穿了是希望她來照顧房子,然後我可以在回國以後順理成章的擁有一台活體收音機。

一切都在計畫當中,似乎是。

我一個不小心離開了五個多月,回家時她和房子融為一體,頭頂已經不是我習慣的那個樣子,房子裡塞滿了樂器,我的書和她的書把家裡搞得一團亂,因為房子隔局很小,我們各自的房間堆得像倉庫,她把房間四面牆漆上明度和彩度都很低的不同顏色,因為很好看我不免嫉妒她,兩個念舊的人東西永遠少不了,只能達成共識,勉強也要客廳保持原有的舒適,即便到現在還是有點吃力,因為她說我老是東西走到哪丟到哪,一邊捲著煙嘻嘻哈的說,我只好責備她的王丁丁不知道打破家裡多少個碗,因為除了抱怨她的貓,一個沒事就吵著要唱歌給你聽的室友還真的沒什麼可抱怨的。

(聽說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