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小書房|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關於部落格

手工創意課│寫作‧塔羅‧兒童畫畫班│小小拍賣│遠距訂書│
店內活動│
文學讀書會│書友會‧課程│
CD│ 創意商品 │
E-mail│
RSS

var sc_project=1600801;
var sc_invisible=1;
var sc_partition=15;
var sc_security="3839d519";

  • 971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誰需要獨立書店?--獨立書店的困境與出路(完結)

獨立書店面對這樣的折扣戰,又是何種景象?

獨立書店的平均進價是七折,不打折的情況下維持三成毛利,書展八折或七九折,毛利剩下兩成。以獨立書店的進貨額來看,幾乎沒有任何的希望可以調降一般進貨折扣,因此,若會員維持九折,那麼圖書的平均毛利大概就是二成五。亦即,獨立書店不僅完全沒有任何的優勢,可以迫使出版社、經銷商吸收打折損失的毛利(即便有優勢,他們也不見得就願意這樣做),面對消費市場自由競爭,又不得不加入折扣戰的話,無疑等同於自殺。然而,在網路書店、連鎖書店紛紛祭出新書七九折時,讀者願意讓自己的荷包失血,去沒有削價競爭的書店買書嗎?

而政府面對文化出版產業失衡的狀況,又能有什麼作為呢?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法國書商聯盟曾經在2004年底控告亞馬遜,針對亞馬遜低於售價之折扣已經超過法定標準,同時也針對亞馬遜免運費的行銷手法開罰。這個條例,是引自法國的一九八一年由法國議會通過的《雅客.朗法》,亦即「實價書協議制度」,也就是統一書價,書商不得隨意降價或加價售書,目的在於防止圖書商業化運作危害文學創作、圖書銷售以及出版,保護中小書店及出版社。而中華讀書商報也曾經批露,2004年德國出版社亦槓上亞馬遜(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4-06/21/content_1537682.htm),將書籍從亞馬遜上下架,因為亞馬遜要求的進貨折扣,已經到了出版社所無法忍受的底線。

台灣出版社,誰有勇氣槓上博客來、誠品或者金石堂?網路還未泡沫化之前,在博客來崛起的情況下,許多大型通路紛紛成立了自己的網路書店。而大型出版社為了搶這一塊的生意,也紛紛投入網路書店的建置當中。至今為止,書籍網購成為壓縮實體通路的另一個難以面對的現實:出版社在自己的網路書店上,祭出遠比一般書店更低廉的價格,但這搶不了太多網路書店龍頭的生意,他們搶到的,頂多只是這些逐漸在大規模的折扣競爭裡,可說是手無寸鐵的一般書店。然而,投入的生意如何收手?網路書店所支付的營運費用,不見得比實體書店來得低,出版社自己跳下來做網路書店的結果,這幾年也應該可以做個全盤的檢視。我看著各種大大小小的網路書店,幾近從年初到年終的折扣活動,不禁想要問:贏在哪裡?輸的又將是什麼?

而現今,誰願意去面對這個殘酷的真相:折扣戰最後是台灣書業全盤皆輸的狀態,無論是出版社、通路、消費者、台灣文化,無一倖免,更不要說是獨立書店。

難以面對的真相:閱讀人口與出版的轉向
全球閱讀人口滑落,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我更關注的不是閱讀人口滑落的問題,而是轉向。這個轉向,也不是大家熟以為常的:因為網路閱讀而影響的實體書籍閱讀。我所關切的轉向,是因為幾家大型書店的進貨制度而引起的轉向。這個問題,很久之前就曾經在金石堂宣佈轉銷結制就開始產生影響,然而,在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誠品向出版社宣佈全面轉寄售制度,才整個炸開來。這是暨簡體字書進口台灣之後,對於人文出版的另一次的衝擊。

台灣的進貨月結制被詬病而久,很多人也都會抨擊,出版社長期以來,以書養書,造成出版良莠不齊的狀況。然而,的確有許多出版社,在經營方向上,以一些好賣的,但不見得是出版社理念上想要出的書,來養自己真正想出的書。看起來像是一個不健全的制度,但是也這樣養活了出版業十幾二十年。全面轉寄售之後,出了書不再能夠在三個月之內拿到錢,還得攤還庫存在書店裡的書款,那麼,出版社的經營方向,就得朝能夠快速轉到錢的出版來思考。

在這種情況下,可以預見,那些原本週轉率就低的書籍,將逐漸消逝在出版規劃裡。而出版業中,週轉率低的書,大致上就是以人文社科類,包括文學、藝術類的書籍。在第一波簡體字書的衝擊之後,這幾年台灣的人文類科的出版品也逐漸找到新的方向,然而,誠品寄售制的轉變,將是另一次影響更大、更長久的衝擊。

誠品經營十多年,跟金石堂相比較的強烈屬性,就是落在這一個區塊上。縱然這幾年逐漸調整經營風格下,這樣的屬性不再如過往強烈,但他們在這一塊的銷售力上,依然比其他大型連鎖書店來得強。因此,誠品轉寄售制的衝擊,不只是出版社一時所面臨的財務狀況,而是更現實的,將來要如何生存。

出版業因應這個緩衝期低的方法,將直接影響整體的出版面向。簡單的來說,以小小的狀況而言,若我們的經營方向,就是以人文社科、文學、藝術類別的書籍為主,不走大眾暢銷,然而出版品的質卻是我們無法掌控的情況下,我們的確很容易面臨無書可賣的狀況。

無書可賣,有這麼嚴重嗎?我們經歷過兩年的台北國際書展。國際書展是這樣,出版社大部分都會趕在過年前、國際書展前努力的出書,然後到三月,差不多就沒啥亮眼的新書出現,平台乏味可陳。縱然我們不是靠新書在做生意,然而一個月只要掉個一、兩成的生意,就得想辦法補。連續兩年的三月,都會發現這種無新書可賣的狀況。

原先針對這類書籍的閱讀人口小眾,我們的做法是積極的辦活動、讀書會、課程推廣,長期的經營與紮根,將有助於將這類書籍推廣到有潛力的一般讀者身上。然而,當我們著力在開發這一群讀者的同時,也發現繁體出版在這一塊的疲弱之時,能不感慨嗎?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並非沒有因應之道:引進簡體字書、挖掘合適的二手書,開發獨立出版及小型出版社的書籍,然而,中大型出版社的出版品,佔據我們每月營業額的至少三成之時,恐怕要補這個缺口,並非易事。

誰需要獨立書店?獨立書店的存在意義是什麼?
當你問,獨立書店為何要苦撐的同時,心底大概也知道,他們願意苦撐也許是基於某種理念。然而,當失血無法遏止,冬天遙無盡頭,誰願意為了理想苦苦守著一個血流不止的黑洞?

消費者的意識喚醒,進而支持,或許是一個契機,但非常緩慢。政府要去理解、面對出版、圖書不是一般商業商品,而是文化的根柢,這個路途,也顯然很遙遠。因此,獨立書店的存廢,牽涉到的不只書店本身經營模式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出版的上中下游環節,以及包括我們的政府,對於閱讀的認知,對於文化的維護,究竟能不能捍衛與堅持。

我並不認為,獨立書店的存在意義,是獨立書店自己所賦予的。尤其在整個書業結構已經傾斜的狀態之下,許多的獨立書店的確抱持著理想而前進著,而他們也的確需要實質的鼓勵,才能繼續生存。當消費者、通路、出版社、政府,最終決定將出版、圖書全盤放手交給商業模式、自由市場競爭,意味著會有那麼一天,無法找出在商業模式之下生存的獨立書店,得退出這個自由市場。

因此,如果你認為,這個社會還需要獨立書店,他們為你帶來生活、生命不一樣的意義與風景,那麼或許,我們應該更積極一點。

經營小小將近兩年,去年開始深入了解各家獨立書店的營運狀況之後,再整理、思考整個出路的可能,我想光憑獨立書店自身要殺出血路的機率微乎其微,我們的確需要更多人的加入與實質行動。

因此,我想提出以下實質的行動方案,若有人還有想加入的條列,也可以回應、增補:
1. 消費者:直接抵制削價競爭的網路書店、連鎖書店,轉向支持你認同的中、小型書店或獨立書店。你可以買書、參加活動、將它們的存在與理念告訴更多人,以行動直接支持你願意它存在的書店。
2. 出版社:勇敢站出來結盟,共同抵制壓低折扣的書店,為你們的生存以及書業的生存發聲。增加拓展其他書店通路、活動的可能,將你們可貴的行銷經費,投注在更需要的小型書店或獨立書店上,而不是可以已經非常龐大的書店通路上。
3. 學者、出版觀察者、相關出版觀察機構:邀集文化出版的各個環節進行對話,深入了解整個文化出版產業失衡的現象,並且觀察全球面對書業的不同政策與做法,匯集成給政府參考的白皮書,影響政府文化出版政策的走向。
4. 面對政府,如果大家願意,可以發起一人一信,寫信給立法院或文建會,請他們正視台灣出版是我們的文化根基,提出解決出版產業失衡的政策與方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